因為過度勞累心力交瘁的我, 在某個週日的中午被送進了急診室,

打了一整個下午的鎮靜劑.

向來對於自己的體力非常自豪的我,

竟然和許多老年人和重病患者一起躺在急診室.

打著點滴的我, 拼命想穩定自己的情緒,

聽著四周不停傳出的呻吟聲, 和家屬與醫護人員的討論聲,

我知道我的狀況與他們比起來, 其實是很幸運很幸福的.

但我不禁一直想到和我ㄧ起拼命要趕在期限內完成專案的其他夥伴,

他們的工作量不下於我, 甚至可能比我更多,

而我的狀況勢必讓他們的工作量又加重了,

心裡除了感到非常過意不去,

還替他們感到不捨.

大家都好認真啊! 為了工作位了收入,

台灣世界第一長的工時和不成正比的薪水,

兩者互為幫兇的狀況下, 有多少人和我一樣面臨這樣的處境呢?

說我是草莓也好, 水蜜桃也罷,

我覺得其實我問心無愧,

為了工作影響了身心健康是小事,

之前聽友人說, 工作的公司竟有工程師過勞死,

而當他的妻子到公司為他收拾遺物,

也只有一位與他們夫婦較熟識的同事上前表達哀悼.

為了工作, 失去了生命, 改變了整個家庭的命運,

這樣究竟值得嗎?

我這草莓或許沒有立場評論,

但是我想, 你應該有自己的看法甚至很有感觸, 對吧?!

CuteStrange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